一文看透电子烟:电子烟魅影里的江湖
2019-09-28 10:30:17
  • 0
  • 1
  • 0

作者 | 余德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没抽过电子烟,或许你也见过电子烟。

吃猪肉确实无须看到猪跑,但对于一个抽烟的人来说,改抽烟草的替代物---电子烟,还是要搞清楚电子烟的安全性的,毕竟,这关系自己的健康与生活方式。

国内电子烟龙头企业雾芯科技(品牌为RELX悦刻电子烟,以下简称悦刻)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邀请媒体人参观它位于深圳的电子烟工厂,全流程、全方位展示电子烟是如何炼成的。

此时此景此举,可谓勇气可嘉!

结合地歌网之前在该领域的一些了解,也许能为朋友们较为全面地揭开这个领域的“神秘面纱”,更为重要的,可能能解决一个重要问题:作为烟民的读者,敢不敢抽电子烟?该不该抽电子烟?

山寨机时间

全球90%的电子烟产自中国,中国90%的电子烟产自深圳,深圳90%的电子烟产自位于宝安区松岗与沙井两个街道。

被圈内人称之为“电子烟老玩家”的谢厚坚,实际上年龄并不大,2014年才从部队退役,但却已有6年的“玩烟”历史。

从最开始的“好玩”,到不断接触产品,DIY,到了解电子烟的结构、烟量和品质等方面,谢厚坚功力颇深。不仅开了自己的电子烟店,更是以OEM方式出品了自己的“电子烟”,当然,产品、市场并不好,他又拐回来专注于自己的电子烟店了。

在他的描述中,在深圳宝安一块不大的地方上,分布着数千家电子烟企业,头部企业多为海外电子烟品牌代工,而更多的只是组装型企业,即为国内客户订制生产电子烟。

“客户只需要选型,定好LOGO,付款,其它的几乎就不用管了,” 谢厚坚告诉地歌网,生产电子烟是小儿科。但如果是这样出来的电子烟,最好还是不要抽为好!

因为可能严重损害健康,毫无安全可言。

按照工作原理,电子烟可以分为雾化电子烟与加热不燃烧型电子烟(如IQOS),目前国内市场上主要为雾化电子烟。

它的构成由电池、集成控制电路、雾化器与烟油组成。目前除了烟油的技术突破之外,国内已完全掌握其它维度技术。

这也许就是大家随处可见“电子烟”的谜底,烟杆+烟油,就是电子烟。当然,这也是大家的疑问所在,这样生产出来的电子烟能抽嘛?

“手机、无人机、电子烟是深圳三大电子科技产品”,程学良笑道,这是深圳民间的一个说法,不能说是深圳科技创新的缩影,唯一能说明的,就是深圳已具备的电子烟产能与浪潮。

程学良创办的企业主要做电子烟的代理分销。他原本是阿里巴巴中供“铁军”中的一员,长期活动在深圳、广州一带,在阿里巴巴后台“第一手资源”中看到电子烟行业持续增长第一时,毅然下海。

“现在的阶段就像10年前的山寨手机市场,蔚然成风。” 程学良说,电子烟是2006年开始在深圳发展的,但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品牌尝试在国内的推广都不成功,悦刻是个例外。

10余年里,程学良参观了无数电子烟的工厂,参加了多个欧美电子烟展。他认为,电子烟所宣称的“戒烟”是个伪命题,只是比传统烟草减少了健康危害。

“几乎全球的电子烟都在深圳生产,但我们却没有中国的大品牌”,程学良说,这曾经是一个悲哀。

程学良认为,(烟油式)电子烟是个好东西,能极大地减少危害,但不是所有的电子烟都是好的,尤其是烟油。“(烟油)淘宝上卖那么便宜,从美国进口12美元,别人生产出来才6元,你说它能好吗?”

所以,看起来热火朝天的市场,同时也藏污纳洉,不仅挑战着消费者的健康,也时时拨弄着监管的神经。

因为庞大的利基市场,各路人马蜂拥而至深圳,开启了“山寨版”电子烟时刻。

减害市场

不能否认,我们正处在一个技术急剧变革的时代,很多产品和服务都正在被技术急速改变。

选择拒绝还是拥抱,的确是一个底层问题,当然也是一个如何面对创新的问题。

当完全市场化的维度已被急剧创新之后,很多“非市场化”或者“极难标准化”的领域亦正在发生改革,互联网人习惯称之为“下半场”。

比如拼多多通过“货找人”的方式进入到移动互联网,以即时性消费取得了电商维度的成功;再比如网约车以“补贴”的方式,改变了人们打车的习惯……

这样的市场被称之为“边缘市场”,乍看起来几乎不可能,或者说进入的难度极大,但市场却是真实存在,商机无限。

2005年世卫组织出台《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之后,全球国家基本都加大了禁烟控烟的力度,这个领域,一直都是高度管控的市场,未来亦将越来越严。

但灵敏的商人们还是发现了这一市场,因为在全球有10亿烟民。

10亿烟民!有着超强“刚需”的成瘾性人群。

如何服务10亿烟民,精明的商人们似乎找到了解决办法,这就是电子烟。

可能很多人耳熟能详的一个故事是:去年年底,美国电子烟初创公司Juul的1500名员工共计获得了价值20亿美元的股息奖金,人均约可获得130万美元。

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慨叹“最高年终奖”的同时,可能忽略了背后的消息:美国烟草巨头奥驰亚集团斥资128亿美元,收购了Juul公司35%股份---才有了上述大幅派息的决策。

此时,对应Juul公司的估值为380亿美元。

这个估值水平,已接近于京东商城的市值。

还有更多的故事,一度风靡的加热不燃烧电子烟IQOS,由国际烟草巨头菲莫公司出品,而Juul公司的投资方奥驰亚集团,正是菲莫公司的母公司。

看到了吧,大玩家并不是外人,依然是国际烟草巨头。

截至2018年Q3,IQOS已在全球43个国家和地区上市销售,全世界已有数千万消费者,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不燃烧电子烟企业。

实际上,包括中国烟草在内的全球烟草巨头都在寻找新的方法来降低传统烟草的危害,当然也希望能避开“烟草管控加码”及禁烟的影响。

比如菲莫国际、英美烟草、日本烟草等国际巨头,几乎全部入局“电子烟”,开始烟草业的转型。

全球烟草行业四大巨头电子烟布局全球烟草行业四大巨头电子烟布局

显然,这个领域,全是大生意。

所以,与其提起电子烟就“质疑”,不如来分析一下它的消费人群。

对于电子烟的认知,不抽烟的人多半会持不太友好的态度;对于烟民而言,如果能有一种“减害”的方式代替抽烟,显然是一种好的方案,毕竟“成瘾性问题”,不能用大刀去砍;还有一批被称为Vaper的人群,以吐出各种烟圈“玩烟”的人群,构成多半是年轻人,由于并不吸入烟雾,谈不上有什么伤。

最后一个人群则是原本并不吸烟的年轻人,因为电子烟的时尚、好奇感,而进入到了“吸烟”的人群。这当然不好。

但这却几乎是年轻人的“通病”,每年依然有不少年轻人加入到吸烟大军中来,他们,并非不知道烟草的危害;对于生命路上的一切新鲜,总有人愿意去尝试。电子烟,如同各种电子产品一样,具备一定的吸引力。

电子烟行业当然也应该出台政策、自律以及明确“禁止”,事实上,电子烟行业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不管是IQOS还是Juul等,并不支持向青少年贩卖。

针对10亿“烟民”,向他们销售减害90%以上的电子烟,从而替代传统卷烟,做到既满足烟民的“瘾”,又相对健康,同时不打扰周围人群,这就是国际烟草巨头们进军电子烟的初衷。

他们将此定义为“减害市场”。

因为存在尼古丁的强依赖性,这个市场规模高达万亿规模。

当然,必须得说明的是,基于“减害”本身,国内电子烟领域的努力才刚刚开始,现在市场的时间段还属于“山寨机”时间,因此,很多电子烟业者可能并不是这样的初衷,他们粗制滥造出来的产品,甚至可能带来新的危害。

总有一些商人,为快钱而来。

关键先生

基于“减害”的初衷,说起来容易,但要真正实现,并非易事。

我们所熟知的IQOS,不仅经历了10余年的研发,更是已经取得近3000件专利,正在申请的专利更是接近5000件。

所以,严肃来讲,电子烟不是一个“小玩具”,它的科技含量并不低,这正是为何全球市场上主力产品基本出自名门---世界烟草巨头公司的原因。

如果回到雾化式电子烟来说,它的创新主要来自于雾化器和烟油两项指标上,而如上文所说,国内企业已经完成包括雾化器在内的控制电路、电池等硬件的创新与生产,但是,在烟油方面,国内差距甚大。

而烟油,则正是电子烟领域的“关键先生”,烟油的配方与配比,不仅决定着电子烟的味道、击喉感、替烟性等指标,更是决定着它对人体的危害,因为烟油才是烟民们真正吸入“过肺”的物质。

如果要解释这一危害,可能是一件专业而复杂的事情。

但简单地说,吸入传统烟草所产生的烟雾中,不仅包含成瘾性的尼古丁,还包括经过800摄氏度燃烧过后的焦油、烟碱、一氧化碳、亚硝酸等物质;除此之外,还包括高达70多种的笨化物等其它物质,这所有的一切,都会在带给人们“爽快”的同时对应地危害人体的健康。

当然,其危害最重的反而不是尼古丁,而是焦油,它已被证明,与肺癌发病率高度相关。所以,才有说法,“你抽的不是烟,而是焦油。”

而电子烟烟油的组成成分则相对简单,一般说来,只包括丙二醇、甘油、尼古丁盐和香料四种,除尼古丁盐之外,丙二醇、甘油基本是食品级添加物,而比较麻烦的是香料,种类繁多的香料毕竟并不都是安全的。

然后,这四种物质的混合液经过电子烟220摄氏度左右的加热,被吸入人体,并实现尼古丁对神经的刺激,激发多巴胺的产生,从而实现解瘾的需求。

加热不燃烧电子烟原理也与此相近,只是它的加热温度为300摄氏度,为了更接近传统烟草的味道,大多使用了吻合烟草味道的人造“烟叶”。

所以,烟油的安全性几乎是电子烟未来命运的最终决定者,因为它决定“减害”的逻辑是否成立。

但据地歌网了解的一众电子烟品牌中,市面上绝大部分电子烟,并未对烟油研发上有太大的贡献。

而热衷于赚钱的无良商人们不仅不在烟油安全性上下大功夫,反而制造了一堆的概念来促进销售,比如号称加入咖啡、维生素、胶原蛋白等物质。

业内专家说,维生素根本不溶于水,而大分子的胶原蛋白,根本不可能被雾化。

但这样的状态,可能就是国内电子烟的现状,众多的企业热衷于赚快钱,可谓毫无社会责任感,这也正是2013-2014电子烟品牌坍塌的原因。

但并非所有企业都是如此,实际上,一些头部的电子烟企业正在努力,希望在烟油的领域中,实现创新,打造中国的品牌。

除了中烟旗下企业之外,还有麦克韦尔、波顿集团等电子烟产业链上的企业,而目前国内出货量最大的电子烟公司,悦刻,就是优秀者中的一个典型代表。

悦刻模式

“福尔摩斯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不是我们今天在哪儿,而是我们将要向哪里去。”

谈起做电子烟的初衷,悦刻创始人&CEO汪莹说,我买了20多款电子烟,但几乎没有一款能让我满意,既然大家都做不好,那么我们就来做一款好了。

她说,做这事就如同当年在寒风中打不到车的感觉一样,“那就去Uber呗!”

悦刻创始人兼CEO 汪莹悦刻创始人兼CEO 汪莹

成立不到二年的悦刻,目前国内市场占比已达60%,预计到年底要达到70%。算是中国品牌电子烟的翘楚,目前已有员工接近500多人,估值超过30亿美元。

“靠什么?靠的是我们的认真!”汪莹如果告诉地歌网,这就是悦刻成功的秘密。

悦刻国内市场所占比例悦刻国内市场所占比例

此番悦刻深圳工厂之行,首先走访了悦刻和麦克韦尔联合打造的全流程生产线,近4000人的2万平方米的工厂,按照食品级最高要求的无尘车间,产能顶峰可以达到月产5000万个烟弹。

即便如此,悦刻品牌的电子烟依然供不应求,负责供应链的合伙人闻一龙说,“在17个月里,尽管我们的产能已经增长了160倍,但要增长到1600倍,得给我一点时间啊”,他的压力不小,公司运营层不断催货已是工作的常态。

为了确保在市场规模高增的同时,实现品质稳定可靠的产品,悦刻建立了深度管控的供应链与品质管理体系,这正是悦刻与麦克韦尔建立专属工厂的原因。

目前,悦刻的电子烟专属工厂已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雾化式电子烟工厂。

更为难得的是,悦刻实验室最早成立,目前也是国内电子烟品牌唯一成规模的电子烟实验室,投资已超过2000万元。

它的任务是保证关键先生---烟油的安全与稳定性,依托该实验室,悦刻建立行业最严苛的企业标准,其所制定的《电子烟雾化液》企业标准与《电子烟释放物》企业标准也是国内电子烟品牌最早的标准,更重要的是,这些标准比国际通行的ANFOR标准要严苛很多。

“我们可能是全球最严苛的烟油企业标准,涵盖16大项,54个指标”,悦刻烟油研发总监姜兴涛说,悦刻已启动6项产学研合作项目,已完成“悦刻电子烟烟气体外细胞安全性评估”,结论是影响极弱;而现在,与中科院合作研究的“尼古丁成瘾的调控脑环路研究与分子机理研究”正在进行中。

“我们在丙二醇、甘油、尼克丁油、香料四种原料之外,绝不乱添加、乱标识”,姜兴涛在回答地歌网如何保障烟油配方的安全性时如是说。在被问及这些原料在经过220摄氏度的加热后,是否会产生化学的或者其它未知的元素污染时,姜兴涛说,从目前来看,影响微乎其微。当然,悦刻亦正在与相关合作方共同强化这一长效临床研究。

但姜兴涛也指出,“按照我们的标准,国内电子烟品牌90%以上都不合格!”

这是一个令人沮丧而且恐怖的消息。

这也正是汪莹将今天的电子烟市场称为“黑暗时刻”的原因。

选择在这样的时候,悦刻组织大批媒体人参观工厂与实验室,恐怕不仅仅是有底气,而是要告诉人们:电子烟是能够“减害”的,但如果不认真去做,可能危害四方。

深圳之行,我们看到了悦刻的认真。

汪莹说,她很希望看到业界有更多的像悦刻这样的“认真”公司,这有助于行业,有助于这个10亿烟民。

这正是她为悦刻定下“好饮烟者,悦然无忧”愿景的原因。

未来

纵览全球历史,曾经有过多次禁烟的故事。

但真正科学认知烟草对人类的危害并开始禁止的过程并不久远,一是上世纪60-80年代,以英美为代表的禁烟运动,导致了今天烟民高度分布于欠发达国家的现状。

二是在2005年,世卫组织制定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极大地推动与减少了烟草对人类的危害。

也正是这个公约,激发了全球烟草巨头们对于创新减害“电子烟”的热情,当然,不断增加的电子烟用户也是激发地歌网写作此文的重要原因。

烟草来到世间,和人们发现食物、杜康造酒、神农尝百草等历史一样,源自人类的好奇心以及特殊的场景下诞生,但当人们认知到烟草这一“食物”所产生的副作用远超其带给人类的贡献的时候,当然需要进行管控与禁止。

所以,烟草,在任何国家,任何监管层的逻辑里,都不是完全市场化的产品。作为烟草的一种进步减害产品,也当然会被各国政府所重视。

但事实上,对于电子烟的重视与监管,各国又有着迥异的视角与观点。

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对电子烟表达了先行和欢迎:英国官方文书认为,电子烟可以减少传统电子烟95%以上的危害物质,是传统烟草的良好替代产品。

但在美国,却是风不停吹,风向不定。比如近期出现的“17岁的少年70岁的肺”“数百例电子烟引发肺部感染及其它疾病”“首例电子烟致死案例”等消息,也直接加深了人们对电子烟的疑虑和不信任。

但业界专家则把原因归结为美国放开大麻造成的结果,“尼古丁溶于水,而大麻溶于油。因为加了大麻,必须以油性物作为烟油溶剂,而这些油性物,正是造成肺部感染的元凶。”

如果以IQOS的发展路径来看,首先是选在了禁烟与控烟严厉的日本和意大利市场,展开了“替烟”攻势,从而迅速风靡全球,也许正是基于烟油的安全性考虑。

也有一些国家,采取了严厉禁止的政策,比如泰国,不允许任何电子烟入境销售。但更多的国家,基本还处于观望与酝酿阶段,对于电子烟尚未出台相关政策。

在中国,国家标准委早在2017年就已提出对电子烟设立国家强制标准,按时间线,可能会在10月份后出台国内的电子烟政策。

前不久,JUUL入华又突然在几天之后悄然从电商平台下架,这似乎也预示着,中国电子烟领域可能很快迎来较强监管,告别边缘地带。

谁都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但对于成瘾性烟民来说,可能会非常欢迎更多的安全“减害”电子烟的到来,毕竟,这关系着他们长远的健康与生活方式。

很显然,作为减害产品的电子烟,不会有法外之地,纳入监管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的使命是推动全球烟民向更健康、更愉悦、不打扰的生活方式转变”,汪莹如是说,在前不久,她去了湖南中烟,迎门看到的巨幅标语“国家利益至上,消费者至上”,特别震撼,“我们也非常认同这两句话,会成为指导所有可能性的第一判断准则。”

汪莹说,现在只是电子烟发展历史上短暂的“黑暗时刻”或“短暂挫折”,这不会迷惑我们要去哪里。

也许,像悦刻这样“认真”做电子烟的企业们,想实现的只是提供更健康和安全的“减害”产品,至于如何监管,配合就对了。

但对于不少长期关注电子烟领域的互联网人,则有了更多的想像。比如前360的投资部负责人王翌就认为,“如果不仅仅是替烟市场,还能够实现保健与时尚市场,这可能是一个超过万亿的大机会!”

比如,在电子烟烟杆上加入可以雾化的药品、保健品,也就不是电子烟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申博娱乐现金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手机版下载客户端 申博138注册直营网 www.msc99.com www.tyc33.com
菲律宾太阳网城上娱乐 申博官网下载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手机版下载 申博游戏安卓系统下载 太阳城申请提款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游戏登入
申博138娱乐 太阳城申博登入 申博游戏网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138游戏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官网怎么登入